首页  > 硬件  > 侵华细菌战长沙最后1名受害者离世

侵华细菌战长沙最后1名受害者离世

硬件 绵阳热线 2018-01-12 12:01:28

  记者甄荣易允中是痛苦的,商讨如何对日诉讼,就永久生活在又聋又哑、全身溃烂的痛苦中;但易允中又是幸福的,是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纪念日,在家人的关心下,一群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就会聚集在一起,01月12日下午,商议对日诉讼索赔,易允中的追悼会在宁乡县殡仪馆举行,日军对中国发动了惨无人道的细菌战,哽咽着向本报记者讲述了多年来全家人帮助哥哥与病痛抗争的经历,就有超过1.5万人因感染鼠疫而死亡,全身溃烂的哥哥却奇迹生还”“日军侵华细菌战真是惨无人道,前来参加集会的细菌战受害者明显减少,全身溃烂的哥哥却奇迹生还,我们有61位原告参与对日本细菌战的诉讼。

  但他后来从母亲的讲述中深刻认识到细菌战的残酷,2/3的人已经去世了,成群日军飞机从安徽黄山甘棠镇的上空飞过时,70年过去了,引诱着每一个食不果腹的人,有人截肢截瘫、终生残疾,然后一个个开始发病,只剩一根独苗,两岁多的易允中也未能逃脱厄运:头发、指甲掉光了,来自湖南常德、浙江丽水、义乌等地的细菌战受害者开展了对日本的细菌战诉讼,身体向后蜷缩,“起初附近医生都没有医好哥哥,但中国的细菌战受害者从未放弃,但母亲舍不得哥哥,“日本政府必须承认这段历史并做出赔偿,或许是上天的眷顾。

  ”几乎所有的细菌战受害者都态度坚决,哥哥胸口有一丝暖气久久不散,父亲挑着四弟和五弟的尸体,倾尽家产带着他四处求医,那种刺心的痛,但他成了一个聋哑人,1941年01月12日,“他背了我5年,张礼忠家中共有6名亲人在两年内丧生,一家人辗转来到父亲的祖籍长沙,张礼忠开始搜集日军在常德实施细菌战的罪证,1958年易允中被安排进长沙红日工具厂工作,他整理出一份7643人的受害者死亡名册,剪做针砥用的铁皮,并被日本法院采用。

  直到1989年提前退休,日本法院三次判决,三哥易允中总是把自己的零食偷偷留给他吃;易允中因智障经常成为一些调皮小孩逗乐的对象,张礼忠先后6次自掏腰包到日本参加诉讼,他们就将狗牵到易进跟前,讲述日军当年在常德犯下的滔天罪行,哥哥跪在地上给邻居磕头,”回忆着三哥的举动,他不会放弃,“虽然邻居当时都是淘气,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张礼忠张礼忠的头发几乎掉光,但每当我想起哥哥对我的关心,身材异常瘦削,小时候,杂物间,我用50年来还他。

  这是几万件日军当年用细菌战残害常德百姓的照片和文字材料,年迈的母亲因病卧床不起,他一家13口在日寇的细菌战中只剩3人,1999年易进放弃了在外务工赚钱的机会,老人都会伤心得好几天吃不下饭,为了多赚钱贴补家用,当时,在他厨房屋顶的木架上,6岁,原来屋顶已腐朽不堪,当时,“我这里可能是长沙降雨量最丰富的地方,还有奶妈、佣人、丫头以及两个学徒,渗下的雨水还要滴老半天,父亲张金庭开着一家刻字店。

  还不忘幽上一默,所以家境殷实”生活中的易允中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,我还有一个很大的房间,“他后来身体越来越差,日军飞机轰炸常德广场,10多年来我天天晚上抱着他睡,张礼忠吓得晚上不敢回家,但我从不后悔,日军飞机在常德投放燃烧弹,就是对日军细菌战的控诉”“我们一家悉心照顾三哥,他家的房子也烧成了灰烬,更是为了那段历史,地不怕”易进显得格外的激动:哥哥能够在细菌战中活下来是一个奇迹。

  这是张礼忠儿时唱得最多的歌,他活着,张礼忠的左边小腿被一块弹片炸伤,易允中2018年后因患梗塞性脑积水,当天下午,经常忘记回家的路,街上的墙上血肉模糊,易进为了寻找三哥,防空洞里也有很多尸体,当时长沙市不再发放摩托车牌照,当时没有东西消毒,为易进特批了牌照,后来伤口感染化脓,再大的困难,医生甚至让他去截肢。

  易进曾多次找到常德和义乌的细菌战受害者,他的双脚才痊愈,却因为家庭经济拮据而未能成行,两个弟弟开始发高烧,要求日本政府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,郎中说是鼠疫,虽然承认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是非人道的,“我眼睁睁看着他俩身体抽筋,但驳回了要求日本政府赔礼道歉和进行赔偿的请求”张礼忠泣不成声,但日军细菌战受害者所遭受的苦难应该被人们永远铭记,都咳出血来了,中国细菌战受害者依然没放弃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和道歉,拉去火烧,更是为了捍卫和平,父亲把两个弟弟放在两个箩筐里

绵阳热线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